第二百二十二章 代善漫长的最后一天

作者:猪少八
    “奴才冤枉啊呜呜”

    代善已经被绑在行刑台上,只是还不肯认清现实,想做最后一搏,不过端坐在上面的那位洪承畴却面无表情,就连观刑的清流和北直隶士绅们,也都是对代善恨得牙痒痒,只是可惜自己手无缚鸡之力,不能亲手手刃了代善这禽兽。

    今天就是为代善残杀建奴数十万百姓付出代价的日子啊。

    也是大明为建奴百姓报仇雪恨的大好日子,亦是洪承畴和清流士绅们正义惩处代善这猪狗不如的禽兽,为建奴数十万黎民的亡灵昭雪的日子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清流士绅们顿时就热血沸腾,各个都手舞足蹈,群情激奋,交头接耳,感觉已经众正盈朝了似的,也似乎看到了大明已经重整了礼仪之邦的大同社会。

    可不是嘛,自己这些君子都能铲除这种残杀同类数十万的凶残之辈,都能将这无恶不作的奸邪一举拿下,还有什么做不到的?

    等俺们回了京师,那狗昏君也得乖乖窝在后宫跟妃子们牵手,就别出来祸害朝纲了,否则否则,正德小儿的下场就是你这狗昏君的榜样,如果你还不清楚,那么你尸骨未寒的死鬼哥哥就是你的榜样。

    洪承畴看了看顶上的日头,觉得时辰已经差不多了,这才环视全场,略微满意地点了点头,随即看着绑在行刑台上的代善,随意地拿起一根令牌便扔了下去:

    “行刑吧!”

    观刑的清流士绅们看到这一刻,顿时觉得洪承畴的形象高大到了天上去了,都露出了崇拜的神色,就跟看的头牌似的也觉得之前他督师三边的时候,自己这些人错怪他了。

    看来这洪承畴还是可以接受自己这些君子们的挽救的不是?

    就在众人崇拜的眼神中,行刑台上的锦衣卫开始朝着五花八绑的代善走去,他们都是这次洪承畴从大昏君那里临时借来的,而就连平时有厌恶又恐惧这些锦衣卫的清流士绅,现在看到这些即将行刑的锦衣卫都觉得那么可爱~

    他们即将要凌迟了代善,是的,就是凌迟。

    这是洪承畴和清流士绅们反反复复研究后才做出的决定,清流士绅们恨不得拨其皮、食其肉,怎奈何他们对于严酷之行知之甚少,这要是让锦衣卫的高手出谋划策,总有一万种方式让这禽兽不如的代善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只可惜啊,锦衣卫高手们都是人微言轻的小角色,都是入不得洪承畴、清流士绅法眼的,所以肚子没有货的他们最后只能想出这么个刑法。

    锦衣卫高手们看到这代善还要挣扎,居然不肯乖乖受死,顿时大怒,一个锦衣卫忙将早就准备好的臭袜子一把塞到了代善的嘴巴里。

    “唔~嗯”

    代善眼珠子一下子快要暴露出来似的,使劲摇摆着奇丑无比的大脑袋,只是它这五短身材实在是有点过于滑稽,几个刑台上的锦衣卫都快忍不住要笑了,其中一个锦衣卫小校对着一位中年校尉道:

    “头,这厮实在太过于丑恶了吧,居然跑出来吓人,世上怎么还有这么丑陋之厮?”

    那个中年锦衣卫校尉瞪了一眼,低声道:“别乱说话,你没看到那么多大人物嘛,别到时候让那些嘴炮逮着你了!”

    校尉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是心里却非常认同刚刚这个小校的话,这会儿他已经拿起了各种各样的刑具,随口道:

    “将此贼衣服都扒了!”

    几个锦衣卫闻言便二话不说,上去就用小刀划破了代善身上的衣服,顿时就将他白花花的猪肉漏了出来,已经知道自己必死无疑的代善,这个时候只能默默地躺在上面流着眼泪,也不做任何挣扎了。

    只是当中年校尉的第一刀下去的时候,疼得他顿时嘶哑咧嘴了起来,眼珠子都冲满了血丝,惨痛的喊声都快要在鼻子中哼了出来。

    就这样代善的凌迟之刑,从清晨一直到傍晚,度过了它最后的、漫长的一个白天;只是下面的清流士绅看到最后有很多已经吐了一地,而且还有十几个当场吓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到底是传说中的锦衣卫高手啊,光是这行刑就能吓破清流士绅的胆!

    天津行宫

    当春光满面的大昏君从他的寝宫内大摇大摆地走出来的时候,老王正带着人守候在门外,看到皇爷这般神情,老王就知道皇爷昨晚被两个“大洋马”伺候爽了,于是他向前几步迎着皇爷谄媚道:

    “皇爷,老奴昨夜给您安排的大洋马怎么样?嘿嘿~”

    大昏君瞥了一眼自己的大伴,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心道:自己到底把老实巴交的老王教坏了啊,连大洋马这种称呼都学会了

    “哈哈哈,自是美妙得紧了,要不大伴也来几个?”

    老王先是一喜,然后就是一委屈的表情,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裤裆,嘟囔道:

    “老奴哪有皇爷的福气呢,只要皇爷玩得开心,老奴就心满意足了!”

    大昏君听到这话,顿时就有点后悔刚刚说的那话了,只是作为帝王,就算是错了也不能认啊,要不然怎么带小弟?

    “大伴啊,听说你从族中挑选了一个孩子,正打算过继给你是吧?”

    老王闻言便是大大方方地说道:“是的,皇爷,之前您让老奴找族中子侄过继,只是老奴一直忙,现在皇爷回来了,老奴自然担子轻了许多,便差人去了老家”

    大昏君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,一边向前踱着步子,一边拉着老王道: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朕就给大伴的儿子赏赐10万两银子,再先授一个骑士的头衔,将来就做大哥儿的伴读吧,等将来立了大功,朕再授他更高的爵位!”

    老王大喜,顿时老泪纵横道:“老奴”

    大昏君无所谓地摆了摆手,道:“老王啊,你我虽是主仆,但在朕心目中,整个大明最信任也就是你了,所以这些都是你应得的,不必如此,呵呵~”

    老王这才抹了一把眼泪,忽地就是一副傲娇的神态,得意地看了一眼身后的骑士,对着大昏君道:

    “皇爷,您该是摆驾回京了!”

    bq