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八章跳梁小丑

作者:骷阳
    伏龙真人本来已经修炼到最关键的一步,距离金丹第二重境界只有一步之遥,可是在最后关头还是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于旭阳传送给他的信息他早已经收到,让他没有想到是李林竟然能够成为真传弟子。

    一旦成为了真传弟子,自己再动手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,所以在雾化法器失败后就急忙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伏龙真人对于李林的进步也有一丝惊讶,要知道当初他不过是一名先天境修士,这才区区几十年就有资格成为真传弟子,这种修炼速度简直就是修炼天才,若是假以时日未必不能进阶金丹的。

    李林虽然不知道其中的曲折变化,有一点他知道自己当初击杀叶括时并没有人在场,对方是不可能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伏龙师弟此事非同小可,你有证据吗?”天羽真人仍然平静的道。

    伏龙真人道:“当然有,请掌门和各位掌座观看。”

    他手上青光一闪,手中出现一个水晶圆球,一道法诀打出里面现出了李林的身影,接着是李林与叶括的打斗的场面,最后李林将叶括一剑斩杀。

    在场的弟子一个个交头接耳议论纷纷,在坐的金丹修士却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李林看着画面中的情景,眼神微闪,漆黑的眼眸明亮异常:“自己杀了叶括,却是对方要杀自己在先。不过这水晶球中的画面虽然逼真,他自己却知道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他稳了稳心神心中有了一丝底气,因为有一点他知道对方并不真的知道自己斩杀了叶括。

    天羽真人盯着李林问道:“李师侄你有什么可说的?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在场的化羽门弟子将目光聚焦在他的身上,丁旭阳更是得意异常,纵然你有些修为又如何?还不是败在我的手下,这是他此刻的想法。

    丁双蝶望着李林的身影眼中有些同情,还有一丝惊慌,她在惊慌什么,难道是怕别人知道自己和他走到近了一些。

    倒是古月秋稳稳是坐在一把青色的交椅之上,美目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李林缓缓的走出七人的行列,对着天羽真人道:“启禀掌教,弟子作为化羽门弟子自然是知道门规的,怎么敢轻易触犯,对于伏龙师叔手中的证据,弟子实在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天羽真人望向罗宣道:“罗师弟你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罗宣思索了一下道:“既然我这名弟子不承认想来确无此事,至于伏龙师弟的证据,你我都是金丹修士只要掌门真人亲自查看一番自然明了。”

    伏龙真人听见罗宣要查验证据神色微变大声道:“怎么,罗师兄是认为我陷害区区一名凝神境弟子了。”

    天羽真人道:“伏龙师弟何必动怒,事情是怎样的自有定论,所谓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。”他并没有去查看那个晶球而是对着下方道:“金师弟何在?”

    “见过掌门。”一名身穿金袍的男子走了出来,却是执法殿的殿主。

    “执法殿掌管本门戒律,你前来查看一下务必做到公允,以便向众门人交代。”天羽真人缓缓的道。

    “是,掌门!”金袍男子走向高台,此刻他的心里有一些矛盾,上次伏龙真人传讯说李林杀了一名叫桂子明的弟子,可是经他查证那名弟子却是被人所杀,却非李林。

    这次的事情他事先并不知情,真不知道这名叫李林的弟子如何得罪了伏龙真人。

    “金师弟,你可要仔细的查看。对了我那里还有一瓶千年龙涎酒正要送与金师弟的。”金袍男子听到伏龙真人的传音,心中一动依然了然于胸,他心中暗叹一声走上水晶球旁。

    金袍男子用手一点眉间,一道神念探入晶球之中。

    不多时,金袍男子收回神念,对着天羽真人施礼道:“掌门师兄这水晶球不像作假的。”其实他做为执法殿的殿主这种事情并不少见,刚开始做为殿主之时他本也想公正公平的执法,后来他才逐渐的明白所谓的门规也是要区别对待的。

    李林听到此话心中猛然一沉,心思有些混乱,很快他又静心下来,自从他一人独自踏上修炼界以来,无论遇到什么都要保持足够的冷静。

    场地众人一时安静下来,若是金袍男子说的没有错,这名叫李林的弟子恐怕在劫难逃的。

    罗宣上前一步道:“可否让我也查验一番?”

    李林抬头看到罗宣走上高台,心里又开始升起一丝希望,也许还有一线希望,他在心里思量。

    罗宣果然查看了那个水晶球,他神色阴沉迟疑了半天后对天羽真人道:“师弟并非执法殿之人,对于这些东西没有把握分辨真假。”

    李林的心再次下沉,他虽然不知道罗宣为什么不帮自己,有一点他是清楚的他绝不会坐以待毙的。

    天羽真人环视一周道:“既然如此,此事就交于......”

    “且慢!”谷月秋从座位之上站了起来:“既然金师弟并不能绝对的确认此物完全真实,我看还是要再查证一番的。”

    “启禀掌教,谷前辈晚辈可以作证。”于旭阳突然站了出来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证据?”谷月秋眼神微冷的看着于旭阳道。

    “启禀谷前辈,当时叶师弟陨落后,我曾去查探,这水晶球就是我在现场找到的,绝不会是假的。”于旭阳道。

    “谁能证明?”谷月秋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丁师妹,当时我和丁师妹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双蝶,可有此事?”谷月秋盯着丁双蝶问道。

    丁双蝶心中慌乱,按说他应该帮李林的,可是以现在的情形来开,她若是站出来恐怕会得罪很多人的,因为连罗宣也不愿为李林说话。

    丁双蝶道:“启禀师尊,此事过去很长时间了我也记不太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谷月秋脸上怒色一闪,随即低叹一声:“掌门师兄,既然事情还有疑点,就请掌门师兄做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李林看了一眼平时冷若冰霜的谷月秋,他现在有些佩服这名女子了,修炼界女子修炼本就不多,能够修炼有成的就更少了。

    此女不但修炼有成,竟然还能成为一峰之主,怎能不让人佩服呢。

    李林万万没有想到最后为自己说话的竟然是他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说的吗?”天羽真人对着李林道。

    李林淡然一笑道:“这只水晶球是真是假并不重要,我有一个问题要问问伏龙师叔。”

    他对着伏龙真人道:“伏龙师叔你作为一名金丹弟子,要对付我一名凝神境弟子,大可自己出手,如今却做出如此龌龊之事,实在令人不齿。”

    下方弟子听到李林如此大胆,不仅仅窃窃私语起来,就连一些金丹修士看向伏龙真人的目光也有些轻蔑起来,对于事情的真相他们心知肚明,只不过事不关己并不想惹麻烦上身的。

    “大胆,区区一名凝神境竟敢如此无礼。”伏龙真rén dà怒道:“我这就亲自处罚你。”

    他正要有所动作李林身上遁光一起已经升在空中大声道:“你若有本事,尽管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金燕翅一动就飞了出去,在走到于旭阳身边时,一道黑索猛然祭出一下将于旭阳kǔn bǎng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将他吊在半空当中,一路向外逃去。

    要说于旭阳修为并不低,可惜此刻他正处在得意的巅峰时期,根本想不到李林敢在这里出手。

    这个跳梁小丑一般的人物总以为自己高高在上,却不知道李林早已经今非昔比,也不知道李林曾经经历过多少生死边缘。

    区区一件事情怎么可能真的将李林击倒,相反的这种事情恰好激起了他心中的热血。

    至于丁双蝶李林没什么可说的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,虽然有些遗憾,却也无可奈何。9